31小說網 > 暗影統領的公主妻 > 第五百一十九章 替他自己搏幾分同情

第五百一十九章 替他自己搏幾分同情

墨冰芷看著兩人...演著戲,扮著可憐都能如此肆無忌憚,不知疲倦的對對方訴說去愛意來,不覺得嘖了幾聲。

“嘖嘖嘖,靈惜呀~穆凌繹太花哨了,總是對你甜言蜜語,讓我覺得他在哄騙你。”

她說著,看向穆凌繹的目光里帶著不屑。

穆凌繹對她更是沒好臉色,直接忽視她,看著自己懷里的顏兒。

“顏兒,別聽外人胡說,知道嗎?”他可不能讓自己的顏兒被這腦子里都是奇怪思想的墨冰芷毒茶了。

顏樂仰著頭,對著穆凌繹點頭。

墨冰芷看著顏樂的模樣,是真的忍不住笑了。

“靈惜,我突然就不生氣了,覺得你好可愛呀!穆凌繹說什么你都答應他。”她真的不...恨鐵不成鋼了,她覺得這樣的靈惜真的太乖巧了,太軟了,他說,她便答應,乖巧的點頭。真的是太軟了這樣的女子。

穆凌繹在心里腹誹:你沒資格生氣。

然后便十分的滿足,自己的顏兒確實可愛,確實什么都答應自己,很是乖巧。

顏樂看向墨冰芷,將穆凌繹抱得緊緊的,話題瞬間轉回去。

“所以冰芷,你知道我剛才為什么會對凌源大哥那么生氣嗎?就是他太膽小了!我看著就好生氣!你看,只要凌繹提出來了,我就會答應對不對,因為我愛他。所以凌源大哥提,你也愿意答應,他為什么就不敢說出心里的話呢!”

墨冰芷也無奈,自己也曾這樣的想過,質疑過的。自己都說自己愿意傾聽他的想法了,但他卻什么都不肯說,什么都不說。

“靈惜,他什么都不肯說,我便什么都回應不了,也靠近不了他。”她的聲音突然有些冷淡,對著顏樂笑得有些牽強。不過,他如此,自己到是變得有耐心了許多。

穆凌繹看著自己的顏兒,聽著兩人的對話,眉心微蹙,遲疑了一會。

“其實女子和男子,考慮的是不一樣的,男子的責任心讓他不敢隨意許諾,所以大哥不敢承諾給你幸福,是出于為你著想。”他的聲音低低著,透著傷感。

但因為還是在對著墨冰芷說話的緣故,顯得有些平淡和簡潔。

“但凌繹,你知道嗎?在女子的心里,有為心愛的人帶去幸福的決心。就好似冰芷,她不介意凌源大哥如何,但她看不過他明明對她有愛,卻因為自卑而壓抑著,獨自痛苦著。”

顏樂第一次很是心平氣靜的對凌繹講道理起來。她的聲音輕輕的,并不努力去強調什么,就只是如此的訴說著。

墨冰芷很是感謝,靈惜在幫自己出主意的同時,是真的將自己的心,理解得透徹的。這樣的靈惜,她出的主意是真的對的。

穆凌繹聽著顏樂的話,心一滯,而后看著她凝望著自己的眼里,是熠熠的光,不覺得想問她。

“顏兒~如果我也受了重傷,拒絕著你,你會如何?”

顏樂看著穆凌繹,不覺的抬手,抓住他的衣襟,突然拉進兩人的距離。

“穆凌繹,如果有一天你拒絕我,無論什么情況,你都死定了。”她眼里含著恐嚇之意,看著穆凌繹故意斂著怒氣嚇他。

穆凌繹失笑著,將顏樂的細軟的頭發順了順,聲音十分輕柔的說:“好~永遠不拒絕顏兒,乖~不生氣。”

他看著自己明明十分柔軟的顏兒,但只要觸及她在意的,她卻比是人都要兇。

奶兇奶兇的。

真可愛。

墨冰芷看著兩人,為他們祝福著,但也看熱鬧的,不嫌事大。

她一副思考著的模樣,若有所思的說:“其實靈惜,你的愛慕者不止穆凌繹,所以如果穆凌繹拒絕你,你可以轉投你表哥,梁啟珩長得也很好看,排在凌源之后而已。”

穆凌繹聽到墨冰芷的慫恿,頓時十分的生氣,很想罵她幾句,以解心頭之恨。

但顏樂極快的去安撫穆凌繹氣得氣息,渾亂的,身體,她的小手輕輕的,安撫他,對著他甜甜一笑。

穆凌繹以為自己的顏兒就要維護自己了,但看著她的眼底里極快的浮現了狡黠,還未來得及想清楚,就聽見她笑嘻嘻的和墨冰芷交談起來了。

“冰芷你說得有道理,表哥長得也超級的好看!”她的聲音很是雀躍,以為近日來梁啟珩在和她和解后,真的再也沒有來找過她,沒有來刁難過凌繹,心下對他又不自覺的親近起來。

穆凌繹聽著自家顏兒娘子的話,心簡直委屈得不能呼吸了。

梁啟珩竟然真的得逞了,他一直不來找自己的顏兒,那天也說不會再傷害自己,不會再逼她,讓她不要再討厭他,害怕他。

現在她真的不再避諱提起他,還能輕松的叫著他表哥了。

自己的顏兒,被迷惑了。

明明昨夜那個女子就是梁啟珩派來離間自己和顏兒的。

而盡管穆凌繹的心里對梁啟珩有多么的不滿,最終他說得,只有一句。

“顏兒,你沒有再選的余地了,你只能是我的。”

他不會打破她和梁啟珩現在這樣平衡的局面,因為這樣,自己的顏兒便少一個傷心的事情。

而他相信,就算武宇瀚真的從那女人的口中審問出了梁啟珩,他也會和自己一樣,不會說出是梁啟珩做的。

他們都知道,顏陌對她來說是真正的朋友。

而如果她知道梁啟珩出賣了她的朋友,那她的心,一定會再次起波瀾的。

所以為了保護自己的顏兒不傷心,不可以讓她知道這件事。

穆凌繹想著,驅散眼里的深沉,故意用邪魅的眸光看著顏樂,擁住了她。

“凌繹~顏兒選你的,只是說說表哥好看而已。”她是真的只是...故意說成那樣,要凌繹緊張的。

她承認自己很壞,想聽凌繹說霸道的話,想要看凌繹吃醋。

穆凌繹對于極快就軟下來,慫慫的顏兒實在沒辦法強,硬,失笑著放松了手上的力氣。

顏樂嘴角一直是收斂不住的笑意,任由著穆凌繹抱著她,護著她,和冰芷說起一件事。

“冰芷,冰琴應該也會過來,原本我是想去你們斌戈的,解藥我已經拿到了,前些天我告訴了冰琴。”

墨冰芷不知道這其中的來龍去脈,很是不解。

“解藥?刑烈的解藥嗎?那封年...到底怎么回事?”

顏樂緊蹙起眉,覺得無措。

自己該如何說。

凌繹的身份不能說。

但和封年聯系在一起。

如果自己說一半,藏一半,就和封年一樣了。

她想著,緊蹙著眉。

穆凌繹見自己的顏兒很是為難,心疼著她是真的不怎么擅長和人交流一些有關秘密的事情。

她害怕欺騙了墨冰芷,所以很是為難。

他心疼著她如此,出聲幫她回答。

“封年是我的師弟,他前段時間來云衡,現在在侯府住著。”

墨冰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么,睜大了眼睛看向在看著穆凌繹的顏樂,很是驚訝的問:“靈惜!是真的嗎!封年在云衡!那我殺了他怎么樣!反正解藥我們已經拿到手了。”

【31小說網 更新快】 顏樂聽著墨冰琴的話,瞬間緊張起來。

“不可以!”

墨冰芷的情緒和語調都降了下來,不解道:“為什么?他們師兄弟感情很好?”

顏樂不斷的搖頭。

“不是,其實封年這人還是有可取之處的,所以我們就留著他的性命吧。”她說有些像在懇求冰芷一樣,突然間有很不好的預感。

因為...冰琴鐵定是很恨封年的。

而冰芷和冰琴是姐妹,姐姐被封年威脅了五年,她肯定更恨。

所以她們兩人肯定會很討厭封年,和剛開始的自己一樣。

但是封年現下已經沒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了,解藥都給出來了,殺他,并不是好。

墨冰芷看著顏樂眼里的為難,不覺的想問一句。

“靈惜,留著他的命,是現在,還是永遠?”她是真的在詢問的,眼里也是很深的不解,不知道封年和靈惜之間,和穆凌繹之間,到底發生了什么。為什么穆凌繹對自己要殺封年無動于衷,卻是靈惜緊張起來。

她不懂,封年那個心機極深的男子,越過穆凌繹這個師兄,對靈惜怎么樣了?讓她竟然在維護他。

穆凌繹看著墨冰芷詢問著自己的顏兒,讓自己的顏兒有了愧疚,不禁心疼自己的顏兒如此。

“永遠留著封年的命,我會保證他不會再做出傷害刑烈的事情。”他的聲音冰冷,抬眸看了墨冰芷一眼,不想她再追著這個問題不放。

而墨冰琴出于對顏樂的在意,對她是有為了自己和姐姐好的心,有不再追問這個問題。

“靈惜~我不殺他了,但我要揍揍他!可以嗎?”墨冰芷眼里是深深的玩味之意,對于這個終于落在自己手里的大惡人,心下已經產生了幾百種要折磨他的方法。

顏樂很開心墨冰芷竟然真的答應了不殺封年,對她妥協轉而的請求十分慷慨的答應下來。

“可以的冰芷,你知道嗎,其實封年很好欺負的,他前些天被我丟進妓院了,差點**了,你可以盡情的嘲笑他。”

顏樂的聲音同樣輕快著,希望能用這個封年丟臉的事情來替他自己搏幾分同情。

穆凌繹看著顏樂那笑得明媚的小臉,嘴角不覺的有笑意渲染開來。

他想,自己倒是發現了一件事。

自己的顏兒,想事情很簡單。

梁啟珩是,封年是。
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翩飞小说网